十一招聘吐槽大会

由于先前良好的运作,我被抽中在十一黄金周国庆假期去佐治亚理工(GT)参加 VMware 的校园招聘。



国庆节当天是我们的首场活动。计算学院(CoC)的学生干部们在红楼里帮我们挤下了两张桌子。不知道这些学生干部是不是学校派来监视我们的间谍,他们每两个小时换一班岗,专职坐在旁边的桌子上刷手机。难道他们就这么闲不需要写作业么?还是在手机里装了 IDE 因此可以用手机写作业?

按照我们招聘经理的吩咐,所有收到的简历分成两堆,一堆是要拿回去的,另一堆是要交给环卫工人的。我们在桌子上摆了一左一右两个完全一样的文件夹,聊完之后会把简历放到其中一个文件夹里。可能每个学生都知道这两个文件夹意味着两种不同的结局,但可气的是他们就算眼睁睁地看着我把简历放进其中的一个,也无法知晓之后的命运。

我最怕过来面谈的学生说话嗓门很大,这样会打扰到旁边的人。同桌的三哥接待了一个迷之自信的中国人,把自己简历的每一行都大声描述了一遍。我从未见过在招聘会上如此健谈的国人,但可惜他耗尽了印度同事的耐心,壮烈牺牲。

在 GT,最容易遇到的专业背景,一种是搞机器学习的,一种是学信息安全的。他们的专业知识高深莫测,我很难听得懂。于是到了最后决定命运的关头,只能把有工作经历的人留下,把没有经历但可能很厉害的人请走。

来应聘的学生们问得最多的问题是,我是否应该在线申请。我的回答一律是,多个渠道多条路,你自己看着办。

我问他们最多的问题是,你在 VMware 打算做些什么。典型的回答有两种。一种是反问我,可以做些什么。还有一种会说,没关系,都行,都可以。虽然我讨厌这两种回答,但事实就是,咬定机器学习不放松的都被毙掉了。

前来排队的人一天都没有停歇过,四流水线全并行开工,五个小时收了一百多份简历。去掉了所有表现不佳、专业不匹配、以及没有大厂经历的人。另外选拔了若干高价值人才(HVT)在第二日开展一对一约谈。

第一天晚上举办了专场 tech talk。不知因为何种原因,一百人的教室只坐了二十人,食物浪费甚多。难道我们不幸与 due 撞车??

正是因为大家对虚拟网络几乎一无所知,所以我吹 CorfuDB 这一波才会特别成功。台下鼓掌的人数和我巅峰时期的 bug 数差不多了,我很感动。

tech talk 的最后一个环节是抽奖。但这个奖不是抽出来的,而是由第一个关注我司 Instagram 并给管理员发私信的人获奖。一百多刀的智能音箱竟然是靠拼手速来决定花落谁家,这秒杀策略真的不是从淘宝那里学来的?

虽然晚上不再接收简历了,但我还是被一群陌生人围困并被迫交出了微信。



第二天我们请来了那些 HVT 进行一对一的面谈。

在任何公司都见不到学校那么大的白板,这明明就是三面墙随便乱涂乱画啊。

虽然我们事先声称只是随便聊一聊,但那些按面试来准备的人都做对了。

之前经历很厉害,我又听得懂的人,不知不觉就聊到超时了。

之前经历很厉害,我却听不懂的人,就变成了,ta 在上面讲,我在下面听。

简历看上去很丰富,但是基本问题回答不清楚的人,很不幸死在了龙门之下。

五个人折腾了两天大概留下了二十份简历。拿到每份简历的成本是三百美元,但打印一张纸的成本只有几分钱。

然后这些厉害的人,通常都有不止一份 offer,会不会来很成问题。

对实习生来说,全职工作被其他厂家拐跑又占了多数。

于是我们折腾这么久估计也就能增添四五个新人吧。

最后的结论:和旧友一起吃饭,与陌生人在 tech rec 打保龄球,而不是招聘本身,才是此次行程最大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