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学期这点儿事

呵呵,转眼就又过了一个学期。日子多少有些随意,却也是能这样做的最后一个学期了。走过了学期末尾的过渡时期的路线,随着诡雾攻势的全面实施,在下一年会经历很多痛苦的转型。绝大多数想法和计划都要挂起,甚至面临被 ban 和被 kill 的境地,因此有必要回忆和纪念这一个学期做过的神迹二三事,表示我还有年少轻狂的时候,今后看看,或许能唤起未泯的童心。


BITSU

学生会神马的,真的不合我的口味,这是我选择退出的根本原因,而不是因为德育答辩的某个神级人物的刺激或是今后发展必须做出的牺牲。很多事物都是,刚开始尝试会觉得很新鲜,玩多了就玩腻了,而当看到了一些让人厌恶的部分时更是如此。我们部门今年有个大 case, 前后做了将近两个月。刚开始时,正值第一个月的 C 编程实践,人已是累得头晕转向,紧接着又时运不济,在短短一周之内发生了诸多重大变故(载入未发表的日志《2012年3月24日以来部分重大历史问题的决议》),瞬时就身心疲惫,感觉不会再爱了。而在这时,学生会摄影大赛的活动就像救命稻草一样让我看见了生活的曙光。还记得当时是多么狂热,可以整个周日奔波在宿舍和学服(打印店、超市、办公室)之间,横幅改到打印店的员工都不想见我的面;为了资料能在第二天印出来,两个小时三次与员工交涉;最后晚上还跑到各个楼去贴海报,可惜没能分到女生宿舍。(尤其是当我无意发现海报关键信息印制错误后,为了改海报,又搭进去半个上午,不过为了能让活动顺利举办,这是必须付出的。个人猜想我工作的细致是部长挽留的原因,但我还是执意要离开,让已经晋身主席团的部长情何以堪……)可惜我贴海报的经验太不丰富,纠结那层塑料纸怎么撕下来就花了大半个小时,让宿管阿姨“心惊肉跳”了一回。后来为了撕纸方便专门出了一把瑞士军刀(小败家一把),可惜处女刀用来切了西瓜,没能用来贴海报。办外场也是,其实大家都一样,很快就熟悉了流程和做法,但能做好确实是技术活。不管是发传单断路收割,喊话与音乐(极速帖“可口可乐哥”肯定令人印象深刻),惊人的阵势(照片墙和人墙),找托儿还是留言板(四处游走确实无聊,但怎么说也是我的功劳,虽不知有多少是内部人写的),其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抢夺有限的流量,吸引更多的访问量。三次外场,第一次凭借人多势众把对面西装革履的社联干部招新杀得颗粒无收,第二轮宣传让机协的韩东讲座门票派发受阻,第三次的外场投票直接让计协和绿盟变成自娱自乐了。有些人参加学生会或者社团组织就是特别喜欢办外场,就是特别喜欢关注量比别人高的快感,就是特别喜欢筹备的过程换来的成就,但在我眼中这都是浮云了——去艺设专业拉一帮大美女,肯定保证各个外场爽到爆!当然,与外场或晚会的光鲜相比,怎么能让一个活动有序地结束则是件更有挑战性的事,我就与部长大人亲历了整个过程,期间还补了一次手工课。学生活动,人各有志,不能强求,既然玩过了,适可而止吧。


BITAT

BITAT不是什么正式的东东,只是一个未经备案的地下组织,而且经过一轮人事变动,目前仅剩5个人常任成员。小组的成立说来是机缘巧合,而让我来主控小组的发展恐怕也是陈导陈党员的一个顺水人情,但没有了 project 的小组怎么走,真的是件难上加难的事。期间做过一些尝试,但多以失败告终,“无论是单片机还是离散数学,都不是什么具有吸引力、凝聚力的东西,除非大家发自内心的喜爱,而高数之所以能成为高数,仅仅是因为考试罢了”,这一句话就道出了BITAT的悲哀,更是当代大学生的悲哀。如果没有相同的兴趣和目标(除非有课程或老师的外部介入,当然娱乐神马的不在讨论范围之内),小组的团队协作便是空谈,即便是有,恐怕也多是各自顾着私事,导致最后一部分人在说话,另一部分人在写作业的惨剧。唯一的成就恐怕是最后出了个队参加ACM比赛,结果依旧给我们泼了盆冷水——不钻研技术却乐于扯淡是没有前途的。事实证明,我真的不具备太多领导力,下学期最好还是把这个艰巨的担子交给陈导罢,希望他能带领我们小组招到更优质的“生源”,兴建模型组、算法组、验证组、字幕组、压制组、宣传组、外联组……这是要逆天啊!即便困难重重,作为创始人之一的我依旧会不遗余力支持BITAT的建设。


后宫甄嬛转

(本段口味较重,当事人勿喷)

对不起诸位,我要标题党了,这一段主要是对我的自嘲和批判。从军训那没完没了的三国杀开始,116 宿舍就一直是一个和谐安宁的集体,直至一粒沙的扰动,让我们嗅到了些许不安。俗话说,铁打的哥们儿情谊,在妹子面前,都会变得脆弱不堪。这说的倒不一定是争抢,而是由羡慕嫉妒恨引发的,惶恐不安,冷嘲热讽,甚至是血案,尤其是,当事人沉醉其中的时候。这一切的开始,据调查,并非流星之夜那三个半小时的通话,而是返京之旅的卧铺车厢(大家不要想多了呵呵),但不管怎样,可以确定的是那七个半小时的语音算达到了一个高潮。作为一个逼着大家像女生宿舍一样叠被子打扫卫生的“维稳人物”,面对小胖咄咄逼人的举动,我曾在多个场合代表群众正式询问过,你们到底要闹怎样?小胖每次的回答都是一样,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试图以此掩盖现状,但不料遭致了更猛烈的炮火。维持宿舍和谐稳定固然是大事,毕竟咱中国还是讲求集体利益,作为预备党员的小胖必然知道这一点。但若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八字相合天时地利,此等好事怎能断然阻击?非但不能阻击,还要大力支持!但如今她早已是名花有主,你却想趁其不备打一波防守反击借此重振军鼓,不对,是借机玩暧昧,视 116 的气氛为无物,此等做法,岂能忍受?在卧谈会上多次诫勉无效后,为了不使战线拉长局势恶化,我选择了千里走单骑诱敌深入再一网打尽的行动,说白了就是带线带节奏。日观夜观,欢笑无限,进展有限,只有人为加快步伐,才能探求真实动机,见机行事。拿下联系方式后,果然是灵活自如如鱼得水水中蛟龙龙行天下,不出几日,“犯罪证据”悉数到手。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场暗藏杀机的卧谈会正在召开。哲哥很顺利地就把话题引到了乔帮主身上(毕竟除了这个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小胖一如往常,以一副憨厚地样子对付着,我则不失时机,密切观察。观今夜天象,瞬时风向大变,我果断使用了火攻,不出三句,肉山已是掉了半管,再三追问,更是悲愤交加。小胖只见我人质在手老家被拆,已是翻盘无望,终于哑口无言,道出了实情,全部招来了。这一招到好,原来你从头到尾皆是骗语,正因帮主分手,才会有火车的一幕(再次提醒大家不要想多了,因为我知道有些读者总是不自觉),正因为有个火车的铺垫,剩下的才顺理成章。只待我知道了你的人生追求,才晓得我犯下了滔天大恶,然而你欺骗室友蒙混过关又是哪般?这次夜袭,杀人灭口,不留痕迹,实在迅速,因此纵使我有诚弥补,也只是无力回天,再三体察,终不合意,天意如此,只图自我放逐。总之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录日志《MAY DAY》终算完结。后情报显示他们又联合聪神创建神组,一言以蔽之,乃是“单调递减,绝不收敛,神组神组,没有下限”(看银魂的人都懂,我不看但还是懂了……囧),既不是一路人,何必过多纠缠,能进能退,如是而已。